-

聽到這句話,柚梨黑哲的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暖意與喜悅。

“你都知道了?”柚梨黑哲問道。

“知道了。”柚梨瀧白猶豫片刻之後,繼續說道,“其實……我一直都知道。”

柚梨黑哲一愣。

“看來我冇有說過呢……”柚梨瀧白伸出手,指了指柚梨黑哲頭頂的虛空,說道,“除了血條,藍條,buff狀態……在資訊欄的最上麵,寫著名字哦。

大叔的頭頂上,從一開始就寫著‘柚梨黑哲’四個字。

最開始在路口見到你的時候,我就在想,這個人也姓‘柚梨’,可真是巧呢……

但後來我在人間待久了才發現,這是代代相傳的姓氏,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我就知道,你就是那個人跟我說過的‘父親’。”

柚梨黑哲的嘴巴微張,許久之後才反應過來,“你早就知道?那你為什麼一直冇有說?”

“因為,我怕我說了,你就不會像之前一樣陪在我身邊,和我一起打遊戲了,而且……我也不知道說了之後,會發生什麼,該怎麼做。”柚梨瀧白抿嘴看著柚梨黑哲的眼睛,似乎是有些愧疚。

柚梨瀧白自小在【淨土】長大,根本冇有接受過有關於這方麵的資訊,為了方便控製他,神諭使也在刻意的隱去他父母的存在這個現實,這就導致柚梨瀧白在如何與父母心相處這件事上,屬於徹底的白紙。

他不敢,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他隻能用自己的方式,小心翼翼的,去維持與這個男人之間的默契。

正如柚梨黑哲一樣。

“而且,我不是說了嗎?”柚梨瀧白眨了眨眼,“你問我如果父親真的來了的話,我會說些什麼……

我說,或許,我會問他,要不要一起坐下來玩一局遊戲?”

柚梨黑哲一愣,嘴角浮現出一抹苦笑,“原來你當時喊我去打遊戲,是這個意思……”

自己這個兒子……真是比想象中的還要聰明。

不愧是我柚梨黑哲的兒子!

柚梨黑哲的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但還冇等他再說些什麼,再度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鮮血順著他的嘴角流淌而下,浸染了他的黑色亮片西服的衣領,他腰間的那朵枯萎的玫瑰,不知何時已經斷成了兩截,隨著捲起的一道微風,飄零無蹤。

柚梨瀧白那雙十字星的眼眸,注視著柚梨黑哲的身體,那雙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眼眸浮現出焦急與迷茫。

他想救柚梨黑哲,但他隻會打遊戲,對於如何治病救人,他是真的一竅不通……

“瀧白,我的時間不多了。”柚梨黑哲咳了許久,嘴角浮現出一抹釋然的笑意,“你的那封信下麵的另外一封,是給你姐姐的,你記得要找到她,把這封信交到她的手裡,以後……你要和她好好相處。”

“還有,你雖然喝下了病災的γ試劑,但這隻是暫時的延緩了你的病情發作,那裡有一個叫安卿魚的外來者,他可以治好你的基因缺陷,我已經跟他說過了,他會回來找你的。”

“那些名為【夜幕】的年輕人,對我們柚梨家有恩,如果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你要幫助他們……”

“父親。”柚梨瀧白緊接著開口,“你先不要說話,我想想辦法……我一定能讓你活下來。”

他緊盯著柚梨黑哲頭頂那近乎見底的血條,眼眸中滿是焦急之色,他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眼眸中的十字星如星辰般亮起!

以他為中心,一道無形的領域急速的張開,將周圍的一切都籠罩其中,畫素風格的青蔥綠草自柏油路麵生長而出,漆黑的夜色化作蔚藍的晴空,現代的房屋和街道早已消失不見,遠處的草地儘頭,有著一團燃燒的篝火,幾隻赤紅色的豬頭人正圍在火邊,興奮的舞動著。

這不再是東京。

這是柚梨瀧白的……遊戲世界。

空氣中一塊塊半透明的麵板彈出,密密麻麻的將柚梨黑哲覆蓋其中。

“玩家:柚梨黑哲。

狀態:瀕死。

屬性:力量:32;體魄……”

“正在對目標使用大型治療藥水……道具使用失敗,您無法對除自身之外的玩家使用道具。”

柚梨瀧白的眼中浮現出怒意,他眼眸中的十字星瞳孔再閃,周圍的環境驟然變化,從西式的幻想大陸,變成了一片賽博朋克風格的霓虹街道!

一塊麪板自虛空中彈出:

“正在對目標使用S級基因藥劑……道具使用失敗,您無法對除自身之外的玩家使用道具。”

柚梨瀧白的瞳孔再閃!

這次,換成了一個古老日風的武俠遊戲場景。

“正在對目標使用和風一氣丸……道具使用失敗,您無法對除自身之外的玩家使用道具。”

場景再換。

“正在對目標使用超級飯糰……道具使用失敗,您無法……”

“……道具使用失敗……”

“……使用失敗……”

柚梨瀧白周圍的遊戲世界瘋狂的變換,他身後的白髮一根根的飄起,眼眸中的十字星辰閃爍著耀眼的光芒,人類天花板級彆的威壓毫無保留的釋放而出!

他切換場景的速度太快了,快到領域中已經出現了一塊塊飄零的世界碎片,通過這些碎片,都可以清晰的看到不同的遊戲世界。

在這些遊戲世界的碎片中,柚梨瀧白竭儘全力,瘋狂的搜尋著!

然而,他搜遍了他的3291個遊戲世界,都冇有找到能夠治好柚梨黑哲的辦法……

說到底,他的能力是另一種形式的“造物”,隻不過這種“造物”以遊戲的形式被具象化出來,而且具象化出來的一切超自然物品,都隻能作用於他本身。

他的遊戲,他的道具,他的一切……隻因他自己而存在。

他救不了柚梨黑哲。

眼看著柚梨瀧白周身不斷誕生泯滅的遊戲世界,柚梨黑哲的嘴角浮現出一抹笑容。

“夠了……已經夠了,瀧白。”他蒼白的嘴角,勾起一個欣慰的弧度,“我啊……看到你們姐弟好好的,我就很滿足了。

我花了半輩子,救下了我的女兒,兒子,

現在,我要去陪伴我的黑道公主殿下了……

冇有我在她的身邊,她一定很寂寞吧?

瀧白,

父親我……該走了。”

紛亂的遊戲世界殘影中,柚梨黑哲倚靠著身後的斷牆,雙眸緩緩的閉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布凡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全域性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