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鏡麵世界。

兩道身形在高樓大廈的鏡像之中急速的穿梭!

轟——!!!

一枚鏡片自銀袍神諭使手中飛出,急速的放大,像是一柄樓宇高的刀刃,猛地斬過街道,將數十座建築直接夷為平地,發出嗡鳴巨響。

滾滾濃煙四起。

煙塵中,京介大叔握著一柄空蕩蕩的劍鞘,在碎石中遊走,靈活的避開了所有的攻擊,腰間凋零的紅玫瑰輕輕搖晃。

他回頭看了眼身後,銀袍神諭使像是一隻飛鳥,直接掠過天空,徑直向他砸來!

咚——!!

銀色的身影如隕石般墜落在京介大叔身前,砸出密密麻麻的裂紋,地麵像是被錘子擊打的鏡麵,似乎很快就被破碎開來。

銀袍神諭使手中握著【黑繩】,嘲諷的看著京介大叔,緩緩開口:

“柚梨黑哲,還是放棄抵抗吧,就憑你那一柄刀鞘,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穿著騷氣亮片西服的京介大叔平靜的看著他,“就算我隻有刀鞘,你也還冇能抓住我,不是嗎?”

銀袍神諭使的眉頭微皺,“那還不是因為你的催眠和幻術太過狡猾,區區禍津刀而已……”

“區區?”京介大叔笑了起來,“你手裡,不也有一柄禍津刀嗎?要不你試試,能不能把它拔出來?”

銀袍神諭使的臉色更加陰沉了,他低頭看了眼手中的【黑繩】,似乎是有些意動。

禍津刀,和禍津刀主,一直是神諭使們的宿敵,不過至今銀袍神諭使都冇有親手握住一柄禍津刀過,都說禍津刀隻有其主才能拔出,他倒是有些不信。

“試試又怎麼樣?”

銀袍神諭使右手搭在刀柄上,手掌驟然用力!

在寒川司手中絲滑無比的【黑繩】,此刻就像是磐石般一動不動,無論他如何用力,都無法將其拔出半分!

要知道,神諭使本身已經是改造人,力量恐怖至極,他一拳下去轟踏一座樓房不是問題,但此刻卻對這一柄小小的禍津刀無可奈何。

看著這一幕,京介大叔嘴角的笑意更濃了。

“哼,無趣。”銀袍神諭使臉上有些掛不住,他將【黑繩】重新放回掌間,看向京介大叔冷聲說道,“你是在拖延時間?你在等什麼?那幾個能對我造成威脅的年輕人都已經離開了,冇有人能來救你……”

“誰說來救我的,一定是人?”

京介大叔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低頭看向自己的腰間,微笑著開口。

一道金髮的殘影突然自鏡麵中飛出,化作一抹金光,湧入了腰間的那空蕩蕩的刀鞘中,化作一柄修長的金色刀刃,這柄禍津刀終於恢複了完整。

京介大叔輕輕將手掌搭在刀柄上,神色安定下來。

“刀魂?這裡是鏡麵世界,它是怎麼進來的?”銀袍神諭使看到這一幕,瞳孔驟然收縮。

“無論在哪裡,刀魂都能無視距離回到自己的鞘中,你不知道嗎?”京介大叔笑眯眯的開口,“哦,你當然不知道,畢竟你連一柄禍津刀都拔不出來……”

銀袍神諭使的眼中浮現出憤怒。

“就算你手上有一柄完整的禍津刀又怎麼樣?【迷瞳】在戰鬥中的作用如同雞肋,你還是贏不了我!”

說完,他的雙手猛地在身前合十,整個鏡麵世界劇烈的搖晃起來!

砰砰砰——!!

街道兩側的大樓鏡麵倒影拔地而起,像是兩塊相吸的磁鐵,急速的向中央的京介大叔撞去,在這兩座大樓的體型對比下,京介大叔的身影就像是螻蟻般渺小。

但他的臉上卻冇有絲毫的慌張,直接靜靜地站在那,笑眯眯的看著銀袍神諭使,像是想到了什麼高興的事情。

他腰間的【迷瞳】,緩緩出鞘。

轟——!!!

兩座大樓轟然對撞,無數的磚石與鏡片飛射而出,無形的氣浪席捲,將街道兩側的樹木吹得東倒西歪。

煙塵瀰漫在空中,神諭使左眸中的光圈流轉,在兩座大樓的夾縫中尋找著京介大叔的蹤跡,卻冇有絲毫的收穫……

冇有?

他去哪了?

“你在找我嗎?”

一個聲音悠悠從銀袍神諭使身後傳來,他瞳孔驟然收縮,猛地閃過身,掌間彈出一枚鏡片,眨眼間化作一柄四十多米長的刀刃斬向身後!

這柄鏡麵刀刃劃過京介大叔的身體,恍若無物般穿透而過,京介大叔穿著一身騷氣的亮片西裝,雙手插兜,正笑吟吟的看著他。

“又是幻覺……”

銀袍神諭使微微皺眉,似乎十分不爽,“幻覺又怎麼樣?你隻能用【迷瞳】來逃跑,無法主動對我造成攻擊,再這麼拖下去,陷入被動的還是你。”

“是嗎?”

京介大叔嘴角微微上揚。

他低頭看著手中那柄金色的長刀,不緊不慢的開口,“確實,我無法用【迷瞳】對你造成傷害,但是……能利用催眠對你造成一些誤導。

比如,

你真的以為,自己剛剛扔出去的,是一枚鏡片嗎?”

聽到這句話,銀袍神諭使微微一愣,他像是想到了什麼,低頭看向自己的雙手。

他的左手,捏著一枚鏡片。

而右手,已然空空蕩蕩……

如果鏡片還在他的手中,那他剛剛丟出去的……是什麼?

銀袍神諭使茫然地抬起頭,隻見不知何時,原本站在那的京介大叔的身影已經消失,而在距離那不遠的地方,他緩緩彎下腰,撿起了掉在路上的黑色長刀。

【黑繩】!

他剛剛竟然把【黑繩】扔出去了!

京介大叔站直身子,不緊不慢的將那柄黑色長刀掛在腰間,此刻,他的腰上已經掛了兩柄截然不同的刀。

他右手握著金色的【迷瞳】,左手搭在黑色長刀的刀柄上,含笑看著銀袍神諭使,輕鬆愜意的將第二柄禍津刀從鞘中拔出!

【黑繩】出鞘!

一金一黑兩柄禍津刀被他握在手中,京介大叔臉上的笑意逐漸收斂,雙眸平靜如幽深的湖水,眼眸中,散發出淡淡的殺意!

“現在,你還覺得自己能贏得了我嗎?”

京介大叔充滿磁性的嗓音響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布凡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全域性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