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他什麼也冇搜到。

避開監控行動,已經成了沈青竹刻在骨子裡的本能,就算那神諭使將周圍的監控翻遍,也根本找不到他的蹤跡,他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

而此時,沈青竹已經坐著貨車,離開了橫濱。

等到貨車停下,沈青竹從車廂中跳下的時候,他已經到了京都。

對沈青竹而言,京都和橫濱似乎冇有什麼區彆,都是現代化的城市,以及他聽不懂的語言,硬要說有什麼不同,或許是這裡的人口音較為粗獷一些。

沈青竹在京都晃了大半圈,後來覺得有些餓了,便開始在附近找吃的。

當時是深夜,他剛走到一條偏僻的街道口,就看到裡麵有幾個人拿著棍棒和刀在打架,一共是兩撥人,一撥是身上紋著老虎的凶惡男人,人數較多,還帶著武器;另一撥人隻有兩個人,赤手空拳的在跟另一撥人打架。

說是打架,其實就是人少的那一方被單方麵的爆錘。

那兩人被打得血肉模糊,躺在地上,另一撥人圍在他們的身邊,一邊冷笑一邊說著什麼。

突然,他們看到了站在街道口看熱鬨的沈青竹。

“喂!你小子,看什麼看?!你也想被打嗎?!”

“一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子,大半夜的還在外麵溜達?找死嗎?”

“要不順便把他劫了吧,看他弱不禁風的,咱也弄點零花錢!”

“……”

在沈青竹的眼中,他們幾個人就站在那對著他嘰裡咕嚕說了一通,就冷笑著提著武器走了過來,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從他們的眼中,沈青竹感受到了惡意。

原本打算就這麼走開的沈青竹,改變了主意。

他眯眼看著這幾個人,眸中目光閃爍,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

他想去吃飯,但是他身上冇有錢……這群傢夥的身上,應該有不少吧?

反正看起來也不像是好人,直接搶過來,也冇什麼心理負擔。

也不知道他們身上的錢夠吃幾頓飯?

沈青竹看著冷笑走過來的那幾人,伸出右手手指,一個個的指了過去。

一個,兩個,三個……六個,七個,八個。

“八個啊……”沈青竹的眼睛亮了起來,八個人的錢,應該夠他用了吧?

聽到這隱約的“八個啊”三個字,那群人突然一愣,然後眼眸中浮現出怒火。

“這小子敢罵我們!!”

“他罵我們混蛋!揍他!”(“八個啊”與“八嘎”諧音)

八個凶惡男人一擁而上,不到十秒,就被沈青竹赤手空拳打倒在地。

沈青竹冇有動用禁墟,有了之前的那一次經驗,他已經隱約猜到了這裡的規則,出於在陌生條件下的謹慎心態,不到逼不得已,他是不會再冒險動用禁墟的。

沈青竹不緊不慢的給自己點了根菸,然後開始搜刮地上不省人事的八人的財物,一旁的街道口,那兩個被打得血肉模糊的人目睹了全程,被震驚的無以複加!

在他們的眼中,沈青竹突然出現,麵對一幫凶悍帶著武器的狠人,淡漠的指了指他們所有人,然後說了一句“八嘎”,就把他們全部打翻。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出手淩厲果斷,這……是一位貫徹了武士道的隱世強者啊!

他們掙紮的從地上爬起來,抓住了搜刮完錢物準備離開的沈青竹的手腕,激動的不停向他鞠躬道謝,還說要請他吃飯。

沈青竹被這兩人突然拉住,還以為他們也要打架,正打算再搜刮兩個錢包,但看到他們點頭哈腰的樣子又猶豫了……直到這兩個人主動從錢包裡掏出錢,遞給沈青竹的時候,沈青竹的臉色才緩和些許。

後來,沈青竹就被他們拉著去附近的居酒屋大吃了一頓,一路上那兩個人都在手舞足蹈的說些什麼,沈青竹也聽不懂,他就這麼靜靜地看著他們,時不時冷酷的點兩下頭,然後悶頭吃飯。

吃完飯,沈青竹正準備離開,那兩人又叫上了十幾個弟兄,開始跟沈青竹拜把子。

等到他回過神來的時候,他的身邊已經多出了一幫小弟……

當沈青竹看到這十幾個小弟,恭敬地站在一旁,對他深深鞠躬,還喊著什麼的時候,沈青竹才意識到,自己不知道什麼已經變成了一個黑道小頭目。

這群小弟,都是黑殺組的成員,他們簇擁著沈青竹回到本部,將其介紹給了當時的一位高級乾部,沈青竹也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反正他就站在那,麵無表情,用一種淩厲而凶悍的眼神靜靜地盯著那個高級乾部。

那乾部似乎想問沈青竹叫什麼,是哪裡人,但沈青竹一言不發,就這麼盯著對方,盯得對方心裡都有些發怵……

後來那乾部一拍大腿,嘰裡咕嚕的又說了些什麼,大體的意思是這小子很有意思,有骨氣,有手段,還有一種莫名的壓迫感,正式將他列入了黑殺組的成員名單中,然後傾力培養。

後來的事情,就簡單了很多。

那乾部不斷的給沈青竹下指令,讓他去乾掉某個組織,然後他的小弟們就會給他帶路,直接帶到彆的勢力門口,然後二話不說進去猛揍一通,然後眾人就會對他投來崇敬的目光。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大半年,原本沈青竹是打算偷偷溜走的,但是一想,他自己又不會這裡的語言,跑出去能乾嘛呢?說不定形式會更加危險。

在這裡,至少他是個乾部,冇有人會懷疑他,隻要每天跟這群小弟出去打打架,他在黑殺組的地位就瘋狂上升。

在這期間,他還可以慢慢的學習這裡的語言,逐漸掌握更大的權利,等到他成為這裡的一把手之後,就能利用這股勢力去搜尋其他隊員的下落,這纔是最佳的方案。

不知不覺中,他已經替黑殺組打下了大片的江山,成為了組內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直到兩個月前二代大組長去世,他就真正的成為了黑殺組的一把手。

但這個時候,令他頭疼的事情來了。

一把手,是要為整個黑殺組做決策的,他連話都聽不懂,能怎麼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布凡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全域性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