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第304章鎮墟碑的所在

小說: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作者:三九音域 更新時間:2022-11-26 12:15:29 源網站:全域性

-

"你們守夜人平時訓練,都像你這麼拚命嗎?"

烈日當空,安卿魚坐在樹蔭下,看著滿頭大汗的林七夜,忍不住開口道。

林七夜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到樹蔭坐下,順手接過了旁邊囚犯小弟送過來的毛巾,開始擦起身上的汗,嘴角微微上揚,眼眸中浮現出回憶之色,

"我們當時的訓練,可比這艱苦多了。"

安卿魚聳了聳肩,"我還是更喜歡腦力運動……守夜人,果然不適合我。"

林七夜看了他一眼,猶豫片刻之後,還是開口問道,"如果我們真的能從這裡出去,你有什麼打算?

我可得提醒你,你現在是還在服刑的惡性超能者,如果真的越獄出去,那你就是罪加一等的在逃惡性超能者,雖然還不至於引動【靈媒】那個層次的小隊追殺你,但你想要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幾乎是不可能的。

……你真想在下水道裡,躲一輩子嗎?"

安卿魚一怔,眼中浮現出茫然之色……

他猶豫許久,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

林七夜默默的歎了口氣,冇有再勸,而是抬頭看了眼鐘樓上的時間,緩緩站起身。

ps://vpka

shuco

"你是個天才,這一點,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下水道不是你應該呆的地方……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多想想吧。"林七夜對安卿魚揮了揮手,徑直向著精神病院的方向走去。

"恭送林老大!"

"——恭送林老大!!"

林七夜剛走出幾步,身後囚犯整齊劃一的聲音便洪亮的在空中迴盪,嚇得林七夜腳下一個踉蹌,回頭狠狠的瞪了眾人一眼。

安卿魚獨自坐在樹蔭下,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怔怔出神。

……

林七夜穿過活動區,邁步向著陽光精神病院大門的方向走去。

安卿魚的事情,他確實有些遺憾,早在處理難陀蛇妖案件的時候,他剛認識安卿魚,就知道對方絕對不是平庸之人,光是憑那堪稱恐怖的頭腦,就足以讓他碾壓絕大部分同齡人。

後來當他知道安卿魚還有【唯一正解】這種前所未有的逆天禁墟,並一個人默不作聲的在滄南地下成長到這個地步,他對安卿魚的評價就從"聰明人"變成了"妖孽級的天才"。

這樣的人被埋冇在下水道之中,就連林七夜都替守夜人感到惋惜。

但路還是要自己走,安卿魚自己冇有做出決定,林七夜就算再替他著急也無濟於事。

林七夜一邊想著,一邊向前走去,他的餘光瞥過周圍,整個人突然愣在了原地。

隻見在前方道路的拐角處,一輛熟悉的馬車正靜靜地停靠在那,車廂前一個書童正百無聊賴的躺在那,見林七夜來了,激動的對他揮了揮手。

"你可終於來了,夫子已經等你多時了。"

林七夜怎麼也冇想到,會在這裡再一次看到夫子的馬車,他快步走到馬車旁,恭敬的作揖,開口問道:"夫子,您怎麼在這?"

"這是老夫管轄的監獄,老夫在這不是很正常嗎?"陳夫子的聲音從馬車內悠悠傳出,"上來吧,陪老夫喝會茶。"

林七夜冇有猶豫,直接踏上了馬車,推門而入。

剛一進車廂,熟悉的茶香便撲麵而來,兩側車窗外中式院落之中,清脆的鶯啼響起,暖色的陽光灑入車內,給桌上精緻的陶瓷茶具鑲上了一層金邊。

陳夫子坐在茶桌後,手中握著一盞茶杯輕輕搖晃,蒸騰的熱氣冉冉升起,杯內青蔥的茶葉上下浮動,翻滾不息。

他看著坐在他對麵的林七夜,嘴角微微上揚,"最近恢複的怎麼樣?"

"托您老的福,已經冇有大礙了。"林七夜笑著開口。

"嗯。"陳夫子點了點頭,淡淡說道,"都可以在我的監獄裡打群架了,想來也恢複的差不多了。"

林七夜的心裡咯噔一聲。

難道這次夫子來,是興師問罪的?自己在人家監獄裡,惹了那麼大的事情,想來也不會就此罷休……

"放心,老夫不是來找你算賬的。"陳夫子見林七夜表情僵住了,輕笑了一聲,將另一杯茶遞到了林七夜的麵前,

"說實話,老夫很欣賞你。

一年前,你寧可冒著生命危險也要從車上下去的時候,老夫就知道,你的未來絕對不會平庸,可惜在那之後老夫再見到你時,你已經失去了神誌,雖然不知道中間發生了什麼,但老夫始終相信,你的道路不會就此結束。"

林七夜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勞煩夫子掛心了。"

"李醫生有冇有說,什麼時候能出院?"

"他說還要觀察一年。"林七夜無奈的開口。

"一年?"陳夫子沉吟片刻,點了點頭,"觀察久一些也好,免得留下什麼隱患……"

林七夜的嘴角微微抽搐,"您不覺得……一年有些久了嗎?"

陳夫子握著杯盞的手一頓,他注視著林七夜的眼睛,笑吟吟的開口:"怎麼?想讓老夫幫你求情?"

"如果可以的話。"林七夜厚重臉皮說道。

陳夫子搖了搖頭,"老夫隻是監獄的獄長,精神病院的事,老夫管不了……你什麼時候出院,那是李醫生和守夜人的高層決定的。"

"好吧……"林七夜歎了口氣。

雖然他早就預料到了這個回答,但實際被陳夫子拒絕的時候,還是有些沮喪的……

"對了。"林七夜像是想起了什麼,"夫子,我一直有一個問題很好奇……"

"說。"

"那邊那根黑色的柱子,是不是就是鎮墟碑?"林七夜抬起手指向窗外,隻見距離馬車大約百米遠的草地上,一根黑色的粗壯石碑正巍然屹立。

"冇錯。"陳夫子點了點頭,"那就是鎮壓整個齋戒所到鎮墟碑,平日裡老夫擔心出現意外,一直將它隱藏在老夫的心"景"之中,即便老夫不在這裡,也不會有人能觸碰到它。"

"原來如此……"

林七夜早在一開始聽說獄長是陳夫子的時候,就隱約猜到了冇有人能找到鎮墟碑的原因,其實鎮墟碑一直在那裡,隻不過被夫子用心"景"藏起來了而已。

現在,他的猜測被證實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布凡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全域性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