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茫茫深海之中。

波塞冬腳踏深海暗流,自由的穿行在海底,呼吸之間便縱橫千裡,向著大洋的另一邊疾馳而去。

突然間,一支金色的羽箭從天而降,分開了厚重的海水,急速的向他逼近!

幾乎在羽箭入海的瞬間,波塞冬就有所感應,察覺到這一箭內蘊含的恐怖力量之後,臉色微變。

他瞬間改變軌跡,在海底拐了個彎,向著另一個方向閃去。

但偏偏那枚羽箭像是鎖定了他一般,任憑他如何輾轉,箭尖都鎖定了他的身體,緊隨其後。

最關鍵的是,這枚羽箭完全無視了海水帶來的壓力,速度比海中的波塞冬還要快上一大截!

波塞冬抬起手中的三叉戟,海水急速的飛旋起來,化作一道道重水玄牆,重疊在他的麵前,同時身上盪漾出璀璨的神光,海神之威籠罩整片海洋!

咚咚咚——!!

眼看著金色羽箭離他越來越近,波塞冬的臉色更加難看起來,在他意識到自己無法甩掉這根箭之後,索性停下身形,回頭望去。

金色的羽箭呼嘯而來!

咚——!!

沉悶的巨響在深海響起,超大型的水浪向四周的海水擴散而去,波塞冬手中的三叉戟脫手而出,竟然直接被羽箭所蘊含的巨力所震飛!

那枚金色羽箭在水中捲起爆鳴,所蘊含的動能輕鬆擊碎所有的水牆,呼吸之間便來到了波塞冬的麵前。

波塞冬見此,怒哼一聲,手中的三叉戟光芒大作,猛的迎著羽箭回去!

海神的鮮血染紅了深海之底。

波塞冬硬吃一箭,丟了一隻手臂,疼痛讓他的臉色蒼白無比。他抓住海中漂浮的殘肢,緊咬著牙關,表情陰晴不定。

下一刻,第二根金色的羽箭出現在波塞冬的麵前。

波塞冬的瞳孔驟然收縮,努力的調整身形,才堪堪避開羽箭的箭尖,但其所蘊含的恐怖力量依然撕裂了波塞冬的身軀,硬生生的扯下了他的一隻手臂!

他試圖闖入大夏境內,就要付出代價,而這……就是大夏諸神對他的懲戒。

"大夏……哼。"波塞冬冷哼一聲,"這個仇,我記下了。"

他回頭望去,第三隻羽箭並未出現。

這是報複,也是警告。

虛幻的幽冥地界之中。

一個身披僧袍的老者散發著淡淡的光暈,行走於冥土之上,所到之處,亡靈紛紛被白光度化,消失無蹤。

話音落下,他便腳踏暗流,以更快的速度向奧林匹斯趕去。

……

那老者停在哈迪斯的身前,身上的白光盪開周圍的死氣,平靜的開口:

"阿彌陀佛,貧僧法號金蟬子,奉命前來度你冥界十萬怨魂。"

哈迪斯皺眉看著眼前的老者,沉聲開口:

"你是什麼人?居然敢攔我的去路?"

金蟬子周身的佛光大作,像是這黑暗世界中的一抹驕陽,照亮了冥界半邊的天空。

"有冇有,一試便知。"

這幽冥死界乃是哈迪斯的立身之本,要在這裡度化他的十萬怨魂,無異於斷他臂膀,斬其本源。

哈迪斯冷笑起來,"要度我十萬怨魂?你有這個本事嗎?"

哮天犬馱著楊戩,向著遠方緩緩走去。

"天尊。"楊戩看向身旁的道人,"那北歐的那個詭計之神怎麼辦?"

……

滄南市。

"彆忘了,這座城比預計的幻滅時間,提早了半個月……"道人抬頭看了眼天空,"這就意味著,那熾天使留下的足以支撐【凡塵神域】運轉半個月的神力,都湧入了他的身體裡,擁有神力,又擁有【凡塵神域】,他也將短時間內擁有弑神的力量。"

楊戩的神情還是有些擔憂。

"我已經鎖住了附近的空間,他逃不了的。"道人悠悠開口,"至於剩下的……就看那孩子自己了。"

"我哥?"楊戩的眉頭微皺,"他隻是個不到'川'境的守夜人而已,如何對付那詭計之神?"

"我們是大夏的神,但並不意味著,我們能永遠的保護大夏,過多的乾預這個國家的成長並不是好事,隻有在壓力之下,他們才能最快的提升自己。

這次我們宣告了自己的存在,足以震懾那些外神,短時間內不會有大的危機產生,這次回去,我們也該心無旁騖的開始重塑天庭了。"

"楊戩。"道人歎了口氣,"密不透風的保護,並不能促進他們的成長,隻有曆經磨難,才能修成正果……林七夜這孩子擁有極端恐怖的潛力,但他的路,還是要讓他自己走。"

他抬頭看向滿目瘡痍的滄南,繼續說道:

楊戩的眼中浮現出期冀之色,"那大概需要多久?"

"短則幾年,長則十數年,速度的快慢與參與的神的數量有關,如果就靠我們這幾個復甦的神明,至少也要十五年。"道人長歎一口氣,

"重塑天庭?"楊戩一愣,"天尊,天庭……真的能重塑嗎?"

"很難,但並不是做不到。"道人緩緩說道,"如今,迷霧中的諸神都擁有著他們的神國,日本的高天原,北歐的阿斯加德,希臘的奧林匹斯……我們的大夏的神國,也該重現天日了。"

"若是那隻猴子還活著,我們或許也不會如此艱難了……可惜,它連輪迴都未曾進入。"

道人的眉頭一揚,似笑非笑的看著楊戩,說道:

"百年期限已到,當年重入輪迴的大夏諸神紛紛開始甦醒,隻能希望在未來的幾年裡,會有更多的神能夠復甦,助我們重塑天庭吧。"

楊戩點點頭,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眼神一暗。

道人搖了搖頭,"天機,不可泄露。"

……

"不入輪迴,不代表徹底死亡,在這片迷霧的籠罩之中,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天尊,這是何意啊?"楊戩不解。

滄南邊境。

林七夜呆呆的站在那裡,看著眼前消失的城市,彷彿化作一尊雕塑。

無窮無儘的神力從他的體內湧出,金色的光芒籠罩了他的身體,他的雙眸之中,一抹刺目的金芒緩緩浮現……

恍惚中,他彷彿登臨到月亮之上。

那尊守望著人間的熾天使,站在他的麵前,緩緩睜開了雙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布凡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全域性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